logo

專注木箱包裝領域二十年

全球木質包裝智能服務商

股票代碼
全國免費服務熱線
phone 400-690-2690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 煙包印刷︰分化的2019及一次招標引發的震動

煙包印刷︰分化的2019及一次招標引發的震動
發布時間︰2020-05-28

  疫情之下,如果說還有誰無需為下游行業的萎縮擔憂,煙包企業無疑應名列其中。

  據國家統計局統計︰一季度,我國煙草制品業規模以上企業實現營收3830.2億元,同比增長7.7%;利潤總額554.2億元,同比增長28.5%。與多數行業的大幅下滑,形成了鮮明對比。

  不過,下游行業的穩定向上,並不能完全消解煙包企業承受的壓力。

  從業已發布的年報看︰2019年,在A股上市的煙包企業出現明顯分化。有的營收、淨利潤同步向上,有的則意外雙降。

  更重要的是,煙包企業似乎正在感受到越來越沉重的競爭和價格壓力。這個問題以前也經常被提及,但2019年顯然比以往更為真切。以至于,在部分煙包企業中引發了意外的震蕩。

  接下來,先來看在A股上市的8家煙包企業,交出了什麼樣的2019年成績單。

  就營收而言,8家公司漲跌各半。其中,勁嘉股份最高,達到39.89億元,同比增長18.22%。另一家大佬東風股份位居第二,但同比下滑4.66%,為31.73億元。順灝股份、陝西金葉分別為17.34億元、9.13億元,分別下滑15.60%、6.45%。

  來自安徽的集友股份增幅可觀,達到46.49%,為6.71億元;2019年3月上市的金時科技,同比下滑10.49%,為5.85億元。永吉股份、新宏澤分別增長8.91%、50.97%,為4.70億元、4.23億元。

  其中,新宏澤的增長主要受益于收購聯通紀元的並表效應。2019年,後者實現營收1.87億元。作為母公司,新宏澤自身的營收為2.31億元,同比下滑15.22%。

  集友股份的增長,則主要來源于2018年開始拓展的“煙標”產品(區別于其原來主打的“接裝紙”產品)。

  2019年A股上市煙包企業營收情況(單位︰億元)

  就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簡稱“淨利潤”)而言,8家公司同樣是漲跌各半。其中,勁嘉股份淨賺8.77億元,同比增長20.88%;東風股份大跌44.92%,淨賺4.12億元;集友股份暴漲74.76%,達到2.02億元。

  金時科技、永吉股份均淨利潤過億,分別為1.80億元、1.41億元,一個減少了7.68%,一個增長了26.60%。

  新宏澤、陝西金葉淨利潤均為0.26億元,前者大跌46.95%,後者提升14.41%。

  最令人意外的是順灝股份,淨虧損1.98億元,比2018年的1.01億元暴跌295.68%。

  從整體上看,8家企業合計實現營收119.59億元,同比微增3.48%;淨利潤16.66億元,同比下滑19.50%。

  2019年A股上市煙包企業淨利潤情況(單位︰億元)

  8家企業營收、淨利潤均是漲跌各半,分化走勢顯而易見。然而,如果剔除並購、產品擴張帶來的外延式增長,面臨下行壓力的企業其實要更多一些。

  營收不振,利潤下滑還不是問題的全部。更加值得關注的是︰在部分企業令人意外的利潤跌幅背後,煙包市場發展風向的悄然變化。

  利潤下滑背後的“商譽減值”

  在4家淨利潤下滑的企業中,順灝股份、新宏澤、東風股份的降幅都相當驚人。順灝同比下滑近300%,新宏澤、東風也都超過了40%。

  從絕對值來看,東風、順灝與2018年相比分別少賺3.36億元、3.00億元,新宏澤也少賺了2325.34萬元。

  對一向以利潤穩定著稱的煙包企業來說,這麼大幅度的利潤下滑十分少見。為什麼在2019年卻集中出現?

  三好同學扒了扒發現︰在3家企業出人意料的淨利潤下滑背後,都有同樣一個關鍵詞“商譽減值”。

  其中,順灝計提商譽減值準備3.04億元,東風也有1.92億元,新宏澤相對較少,為993.98萬元;分別佔3家企業淨利潤減量的101.27%、57.08%、42.75%。

  三好同學以前曾說過,所謂“商譽減值”主要與企業並購有關。比如,企業A看得見的淨資產價值是1個億,企業B花3個億把它買下來,多出來的2個億便會變成資產負債表上的“商譽”。一旦有一天,企業A的經營出現意外狀況,可能大幅偏離收購時的預期,便會產生減值。

  順灝股份計提的商譽減值,與兩樁並購有關︰2012年,斥資4.85億元收購福建泰興特紙有限公司85%的股權;2014年,斥資1.61億元收購雲南玉溪印刷有限責任公司60%的股權。兩樁並購分別形成3.67億元、1641.07萬元的商譽。

  東風股份計提的商譽減值,同樣與兩樁並購有關︰2014年,斥資17250萬元收購陸良福牌彩印有限公司69%的股權;2016年,斥資33750萬元收購汕頭保稅區金光實業有限公司(後更名為“廣東凱文印刷有限公司”)。兩樁並購分別形成9186.00萬元、2.32億元的商譽。

  除了計提1.92億元的商譽價值準備,東風股份還在母公司報表中對這兩家子公司,合計計提了2.96億元的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

  新宏澤的商譽減值則源于2019年以2.22億元,對江甦聯通紀元印務股份有限公司55.45%股權的收購。當時,形成的商譽為1.14億元。

  商譽減值大多發生在被收購企業遭遇意料之外的趨勢性業績滑坡時,而高利潤的煙包企業一般被認為並購風險很低,為什麼卻在一年之內集中出現計提大額商譽減值準備的情況?

  有老板或許還有印象,在A股中還有另外一個案例︰因計提6.62億元的商譽減值準備,長榮股份2019年巨虧7.02億元。這6.62億元中有6.59億元,來自長榮于2014年斥資9.38億元收購的煙包企業力群印務。

  對大額計提商譽減值準備,長榮給出的主要理由是︰力群印務在2019年底雲南中煙的業務招標中意外落標,以及對煙包市場價格可能大幅走低的市場預期。

  相關公告表示︰雲南中煙本次招標采取“最低價中標”的競價模式……各供應商為確保中標,均采取大幅度降低投標報價的模式。力群印務因此未能中標,而雲南中煙在其營收中的佔比超過70%。

  長榮如此,順灝、東風、新宏澤又是什麼情況呢?

  一次招標引發的震動

  相對而言,新宏澤計提的商譽減值準備金額最低,原因也相對簡單。

  主要是由于︰被收購的聯通紀元未能完成2019年業績承諾。其實際完成扣非淨利潤1081.14萬元,與承諾值2900萬元差距較大。

  順灝股份對泰興特紙、玉溪印刷計提商譽減值準備,部分原因與兩家企業經營業績下滑有關︰2019年,二者分別實現營收4.77億元、9606.57萬元,同比下滑19.18%、19.04%;淨利潤2165.58萬元、3074.22萬元,同比下滑40.48%、13.63%。

  然而,更重要的原因是︰對未來前景並不樂觀的市場預期。其中,泰興特紙2019年四季度營收比2018年同期減少近9000萬元,且由于四季度未能獲得湖北某大客戶的訂單,預測未來“未來營業收入將出現明顯下滑,盈利能力將大幅下降”。

  玉溪印刷在利潤率依然可觀的情況下計提商譽減值準備,與一次招標有關。

  根據順灝相關公告,玉溪印刷最大的客戶是雲南省一家特種消費品生產企業,後者在其營收中的佔比在60%左右。顯而易見,對做煙包的玉溪印刷來說,這家大客戶只能是雲南中煙。

  2019年四季度,玉溪印刷參加了該客戶的招標。由于客戶本次采取了“最低價中標”的競價模式,為保證業務的穩定性,同時考慮到競爭的激烈性,玉溪印刷的投標價格降幅高達30%以上。因此,預計“未來主營業務毛利率及盈利能力將出現大幅下滑”。

  看到這里,三好同學大體明白了︰玉溪印刷與力群印刷的境遇相互印證,這又是一家被2019年底雲南中煙業務招標改變命運的企業。

  同時,在東風股份的商譽減值準備中,雲南中煙本次招標的影響同樣依稀可見。

  在年報中,東風對計提商譽減值準備的原因說得相對簡略。只是籠統表示︰部分子公司競標壓力加大,盈利能力受到影響,預計“未來經營業績及現金流低于預期”。

  那憑什麼說這里面有雲南中煙招標的影響?原因很簡單。陸良福牌所在的陸良縣隸屬于雲南省曲靖市——雲南中煙主力工廠曲靖卷煙廠所在地。

  對陸良福牌來說,雲南中煙即使不是唯一的大客戶,也應該是其主要的收入來源。如此一來,在2019年底這次競爭激烈的招標中,它自然無法置身事外。

  而從官網看,雲南中煙顯然也是廣東凱文的大客戶之一。它主要服務的卷煙品牌紅河、雲煙、紅山茶、石林、玉溪、紅塔山,均出于雲南中煙旗下。

  這樣一來是不是就很清晰了?2019年底雲南中煙的業務招標,是長榮、東風計提大額商譽減值的主要原因,順灝計提商譽減值的部分原因。

  三好同學還注意到,煙包大佬澳科控股在年度業績公告中有這樣的表述︰另一挑戰為雲南省招標規則修訂為更著重于價格,將對吾等雲南廠房利潤帶來壓力。

  2018年初,澳科控股斥資約7億港元間接收購了包括雲南僑通包裝印刷有限公司在內的兩家煙包企業。後者服務的主要品牌是雲南中煙旗下的雲煙、紅塔山、紅河及玉溪。

  煙包市場是否將迎拐點?

  如此看來,2019年底雲南中煙的這次招標,對煙包市場的震動之大顯然超出想象。

  一家企業的招標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影響?

  首先,雲南中煙本次招標規則的改變,即對“最低價中標”的強調,讓多數參與競標的企業都感受到了巨大壓力。

  對原本就服務于雲南中煙的供應商來說,要麼大幅降低投標價格,像玉溪印刷一樣;要麼冒最終出局的風險,像力群印務一樣。而無論哪一種選擇,都有可能成為企業無法承受之重。

  尤其是對高度依賴單一客戶的中小煙包企業來說,失去大客戶的訂單,後果不敢想象。但在中標價格被壓低超過30%的情況下,即使勉強中標,盈利能力也會大打折扣。

  畢竟,煙包印刷的利潤率再高,能達到30%以上的也是少數。

  其次,雲南中煙是國內最大的省級中煙公司,卷煙產量在全國總量中的佔比超過15%,擁有數量眾多的煙包企業為其提供生產服務。

  因而,雲南中煙招標規則的變化,對煙包市場的震動會遠大于其他省份的中煙公司。

  目前看來,雲南中煙這次招標對煙包市場的後續影響,還將繼續顯現。隨著本次中標價格的逐步落地,可以預期部分煙包企業的業績從2020年開始將會面臨沉重的下行壓力。無論營收,還是利潤均是如此。

  與此同時,如果雲南中煙對“最低價中標”的強調,為其他省份的中煙公司所效仿,2019年很有可能會成為煙包市場的一個重要拐點。眾多煙包企業的命運,將被一次招標及其後續引發的震蕩所改變。

  從行業的角度而言,這種情況當然還是不要出現為好。如果價格競爭是不可避免的趨勢,各位老板也還是要保持必要的理性。畢竟,在超過30%的價格降幅之下,很難有真正的贏家。

上一篇︰如何選購顆粒包裝機及粉劑包裝機

下一篇︰一個酒包裝盒,十幾部法規可以管!(圖解)

  • 安捷包裝(甦州)股份有限公司
  • 網址︰http://www.bdcowno.cn
  • 地址︰江甦省甦州市吳中區臨湖鎮浦莊和安路
  • 甦公網安備 32050602011032號
全國服務熱線:
400-690-2690
工商
聯系我們 查看更多
全國服務熱線:
400-690-2690